• 使用升降機理論經驗慢性鼻竇炎治療

    17526854798224294200

    降濁為主,輔以升清清陽出上竅,濁陰走下竅,鼻竅的生理功能正常,有賴於正常的清升濁降。鼻屬肺竅,人體可以感受外邪後,肺系功能就是失職,治不及進行時或治未徹底,可致長期邪滯鼻竅或/和鼻竅功能我們不能得到恢複,濁陰停滯鼻竅,清陽不能上出,日久導致慢性治療鼻竇炎以及形成。症見鼻流濁涕量多,色黃或黃白,鼻塞,頭痛,嗅覺減退等。治療應以降濁為主,輔以升清,清升濁降,鼻竅功能得以恢複。鼻孔疾病是由濕濁液滯留、中西醫結合、中氣逐漸喪失、中氣不足、濁陰藥損傷所致。清陽不能上,清竅作用不再,渾陰始終不能去。此時症見涕白黏稠量多,鼻塞時輕時重或時有時無,嗅覺功能減退,頭重悶欠清,可伴有或不伴有患者氣虛出現症狀。治療重在升清,輔以降濁。

    鼻竇炎

    需要說明的幾點:治療鼻淵,諸家多采用蒼耳子散散邪通竅,筆者遵李東垣風藥升清理論,臨床選藥不拘於蒼耳子、辛夷、白芷、薄荷,諸凡羌活、防風、荊芥、槁本、蔓荊子、桑葉等風藥皆可隨宜選用,此其一。其次,除了風藥,一切都可以被認為是盛清品,如藿香,蒼術等藥物藥物的升散效果。 此外,即使使用蒼耳、辛夷、白芷等藥物,在服用其散邪的同時,更多地以其“升清”作用進入方劑,以達到升清降濁的和諧作用。可以在哪裏這樣的惡壅滯孔口被分類為“陰雲”的類別,如濕痰淤滯,心火肺熱,脾和胃濕熱,肝膽濕熱。降濁要明辨濁陰屬性和病位,擇宜治療。如肝膽濕熱綜合征,瀉肺是徒勞清楚。

    五髒之間氣機升降協調,五髒自身內氣機升降平衡。盡管黃元禦在《四聖心源》中重點發展強調脾升胃降,“脾升則腎肝亦升,故水土不鬱,胃降則心肺亦降,金火不滯。但臨床上,根據氣機升降失常所涉及到的髒腑不同,治療也宜有所側重。如降胃有助於肺降,但不能進行代替降肺。理法方藥,理法居於方藥之前、之上。有虛擬誰需要填寫時烏青升。(陽分奇,陰分偶。)瀉陰火以諸風藥,升發陽氣以滋肝膽之用,是令陽氣生,上出於陰分,末用辛甘溫藥接其升藥,使大發散於陽分,而令走九竅也。”但使用補中之品宜適時、適度,早用、過用皆可妨礙降濁。升清降濁相得益彰,升清降濁的幫助下,降濁幫助升清,李東垣所謂“非排他性的使用它。”臨床的重點是掌握兩者之間的比例。 過漲過跌會使處方失效或加重病情。

     

  •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