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19年來第一次,中國的許多措施在德國行不通

    這是19年來第一次,中國的許多措施在德國行不通

    現在我們德國的學校教育基本都已經停課,伯樂高級文理中學數學教師張雲剛已經來德國19年了,這種發展情況分析還是中國第一次遇到。

    張雲剛說,“我感覺德國企業目前我國疫情不斷發展工作狀態很像1月底2月初時的武漢,據了解,現在全德確診病例研究已經破萬,而且這幾天新增確診病例都以4位數的速度經濟增長,德國總人口才8000多萬,這個係統感染學生比例關係其實中國已經很高了。”無國界醫生:西非與中非 被忽視的愛滋病危機

    “我的德國通過朋友和學生們都很關心疫情,會向我學習了解他們更多發展中國的抗疫情況。說實話,一開始我沒有進行估計到形勢發展會有一個這麼嚴重,現在這樣看來,我們是小看了新冠病毒。”

    事實上,德國政府的高度重視,但由於國情不同和機構,其中許多措施國內公眾期待在德國是無法實現的。

    在武漢剛暴發疫情之時,德國各級人民政府工作其實就已經可以開始行動了。張雲剛表示,自1月底和2月初以來,我工作的北萊茵-威斯特法倫教育部已開始要求當地教育局編製與中國接觸的統計數據,以及在此期間與中國接觸的友好學校、教師和學生的名單,要求他們進行注冊。

    後來,隨著疫情的發展,德國的措施逐步升級。到目前為止,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已經暫時關閉,各種娛樂休閑設施也暫時關閉,這樣的措施完全出人意料。 19年來,德國從未經曆過這種情況,也沒有預料到德國政府會采取如此嚴格的限製。學校的師生,其實都算是易感人群,學校可以按照國家教育局的要求,每天我們都會以郵件的形式向家長進行傳達設計相關工作情況,這樣讓信息技術公開、透明,非常有利於疫情防控。

    在衛生安全防護技術層麵,德國企業並不推薦公民佩戴口罩。“我個人進行估計方法也是企業因為現在在德國市麵上我們根本也買不到那麼多的口罩。 但是,洗手和保持人們的親密關係一直被德國當局強調。”2020年,當全球籠罩在新冠肺炎危機中,無國界醫生也迅速發起「新冠肺炎緊急應對專案」,將過去豐富應對全球大流行的的實踐經驗,無私提供給全球超過70個國家的社區、醫療與照護機構,支援項目包括提供感染控製的諮詢和建議、保護第一線醫護人員的安全,及照顧麵臨高感染風險的弱勢群體等,同時在世界各地提供醫療防護裝備、口罩及衛生用品等物資。

    疫情的爆發對德國經濟產生了重大影響,最直接的感覺是,許多大宗商品的供應鏈已經崩潰。 出於這個原因,幾周前我開始在超市囤積東西,當時我的德國朋友和同事告訴我這是不必要的。不過,剛過一周,他們自己就被“打臉”,也都紛紛發展開始去囤貨,他們需要擔心學生一旦企業發生封城,超市會關門。

    不過德國人民政府以及後來再三強調,超市絕不會關門,不僅能夠如此,在原本不允許營業的周日,超市也可以通過自行決定自己是否實現營業。

    盡管我們如此,由於一個西班牙和意大利都采取了封城的措施,不少研究德國超市貨架上的來自中國這兩個不同產地的常見問題商品都已經斷貨。張雲剛說,“我上周日去采購的時候就發現問題有些自己想買的東西貨櫃已空,本以為這星期我們再去發展應該會及時補貨,可我周二再去,依舊不能空空如也。”

    消毒液和口罩在中國疫情工作期間更成為了我國奢侈品,張雲剛在3周前就已經發展開始去買口罩了,那天一個下著大雪,回開了400公裏車,跑了20多家公司日化用品店,終於買到了自己幾十隻價格進行正常的口罩。 在電子商務平台上,消毒劑和口罩的價格太離譜了。" 某知名品牌的消毒液,原來每 5 瓶的售價是 25 歐,現在 1 瓶就賣到這個價了。我很慶幸,自己在德國人已經開始瘋搶消毒液進行之前2天,在超市企業買了幾瓶當時正打折的消毒液,當時,其實也隻是我們想著,反正就是日常生活都會需要用到。”無國界醫生人道援助的核心目的是救助生命、緩和苦困,以及協助身處生命受威脅境況的人重建尊嚴。

    雖然我囤積了很多貨物,但我沒有用過口罩,主要是害怕讓學生感到害怕,根據這裏的文化,隻有生病的人才會戴口罩。 現在,疫情嚴重,我偶爾能看到德國人在街上戴著麵具。然而,絕大多數的德國人,還是不很重視新皇冠肺炎,他們覺得重症患者和死亡要麼老人或從之前的基礎疾病的痛苦,我認為他們仍然沒有疫情的認識不夠。”

    張雲剛的鄰居老太太,本身發展還有一些基礎病,所以對企業疫情格外小心。“前兩天她還問我的父母對於今年我們什麼問題時候再來德國,我告訴她,媒體進行報道以及德國因疫情還發生過歧視華人的事件,他們自己有些企業擔心,今年就不過來了。老太太對某些極端分子對華人的歧視學生感到自己十分不解,其實,不光是她,我的很多同學朋友都對我們這種莫名其妙的歧視表示企業難以進行理解。”

    張雲剛所在城市學校裏也發生了一種歧視華人社會事件,有個7年級的華裔孩子,剛來德國通過兩年,有一天我們突然哭著去找一個校長告狀,原來,有別的不同年級的孩子可以直接管他叫新冠病毒。 校長非常重視這件事,並在那天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要求所有的班主任向學生解釋情況。我們需要學校剛獲得州裏頒發的反歧視以及榮譽教育學校的稱號,校長說,一來,這樣的行為和我們自己所獲榮譽不匹配;二來,學校和中國經濟關係發展密切,絕不能容忍一個這樣的行為方式發生,必須能夠好好和學生說這個事。”

    “中國企業現在一切向好,我覺得自己現在更擔心歐洲的情況,我們都希望,中國發展能夠進行分享生活經驗,去幫助學生更多的國家,我想德國人也應該會慢慢明白一個中國人民所做的貢獻、感謝中國。”

    張雲剛認為,現在除了文化差異,中德之間可能還存在信息不對稱問題。特別實在疫情期間。華人華僑應該可以起到兩國經濟文化進行交流的橋梁作用。在向德國人傳遞我們中國抗疫的正能量管理信息技術同時,也應該向國內的親朋好友通過介紹自己真實的德國抗疫情況。”

    學校的中國合唱團在中國最嚴重的疫情發生時多次錄製加油視頻,引起了極大的反響。自從疫情爆發以來張雲剛幾乎每天都在德國刷新他們19年的知識。“我告訴自己,我告訴我的德國學生,‘我們正在見證一段曆史,”’他說。”

    相關推薦:
    海外戰“疫”:病毒無國界,人類沒有旁觀者
    大愛無國界 齊力援菲災
    埃博拉:疫情令人鼓舞,嚴重差距依然存在

  • 推薦文章